北京钢研高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公告 >

陆小雅:我期望电影的美好未来因为我热爱电影

发布日期:2022-04-28 15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  年过八旬的第四代导演陆小雅至今仍活跃于电影创作前线,维持着对电影原初的热情。日前,陆小雅现身于济南举办的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,除了参与影片《热恋》的展映及交流外,还出席了电影论坛,与第五代导演夏钢、新生代导演殷若昕和曹金玲同台对话,分享各自从影期间在题材选择、故事与当下的关联等主题,探讨不同时代不同影人共同关注的“当下”。

      陆小雅1941年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,1950年就出演个人首部电影《刘胡兰》,扮演童年刘胡兰;1979年,执导个人首部电影《飞向未来》;1980年,执导剧情电影《法庭内外》。1981年,陆小雅凭借《法庭内外》提名首届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,她也因此成为金鸡奖历史上首位获得提名的女性导演。《法庭内外》还获得中国文化部优秀影片奖(华表奖)。陆小雅导演的其他经典作品还有《红衣少女》《红与白》《热恋》等。

      《法庭内外》拍摄于1980年,讲述体操队员姜燕燕在车祸中丧生。在此之后,市革委直属机关专职司机许大槐投案自首,法院初审判定许某疲劳加酒后驾驶,念其认罪态度较好,故免于刑事处分,无罪释放。该判决引起民间极大的不满,姜妈妈向中级法院院长尚勤提出上诉请求。尚院长为人正直,刚正不阿,她顶住各方压力受理此案,其间更有匿名信举报许大槐并未撞人。经过抽丝剥茧的调查,尚勤发现案情和老相识夏主任的儿子夏欢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。在此过程中,各方势力试图影响案件的判决,尚勤则秉公执法,誓要弄清事实的真相……

      即便在今天来看,这部电影也非常有反思力度。陆小雅导演表示,那时她看了大量的小说,对现实主义的作品感受很深刻,希望拍摄自己比较关注的一些东西。恰好峨眉电影制片厂文学部来了个《法庭内外》的文学剧本,陆小雅看了之后,就决定投入拍摄。《法庭内外》是在经历许多波澜和挫折后对于当时法治的一种反思,尽管影片在摄制过程中遇到一些阻碍,但陆小雅选择坚守,她认为创作者对当下的理解、对现实的理解需要坚持和自信。

      《红衣少女》是陆小雅导演的另一部经典作品,影片改编自铁凝的中篇小说《没有纽扣的红衬衫》,讲述了一个爱穿红衬衫的个性女孩安然,在评选三好学生期间所发生的故事。

      影片上映后大获成功,当年有评论称该片“像生活那样平淡;像生活那样复杂;像生活本身那么严峻。”《红衣少女》获得1985年第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、第8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、文化部1984年度优秀影片一等奖。

      在被问到如何书写时代的现实主义的故事,陆小雅导演认为,要去关心身边的人,“思考你自己生活的时代,艺术工作者就是个普通人,你一定要知道自己是普通人,就生活在当下。你跟其他人没有区别,他们遇到的问题就是你遇到的,他们思考的问题就是你要思考的,无论身处哪个时代,都要怀揣同理之心,思考与表达当下的生活。这是电影工作者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      在陆小雅看来,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热烈而神奇的年代,她的几部电影均反映彼时的时代气象。“我拍的作品除了第一部电影是和别人联合做的一个儿童片,那是厂里给的任务,其他都是我自己选材的。”

      文学作品改编的电影《热恋》成功塑造了80年代中迁徙的一代,电影讲述师大高材生文洁非毕业后,来到大特区海南,谋求到一份教师工作。面对种种诱惑,文洁非对当老师失去了兴趣,她决定另谋职业。农民出身的建筑商范继原自幼家境贫寒,没上过几天学,所以特别崇拜有文化的知识分子。一个偶然机会,他认识了四处求职的文洁非,并帮她解决了住房,文心存感激。她的前男友张恕也从内地来到海南参加教育工作,并劝她回校工作,文执意不肯。但刚刚建省的海南就像八仙过海、各显其能的战场,每天都发生着造梦“奇迹”,有的人一夜暴富,也有人瞬间一贫如洗,文洁非的出路在哪里呢?

      回忆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,陆小雅表示自己选择拍摄作品时,会阅读一些文学作品,无意中读到了易介南的小说《城市与女人》,“我看到之后,觉得我对时代的思考可以放到这个框架里面,这样我就自己来改编。它的故事原本发生在别的城市,因为我在改编的过程中来到了海南,走了很多地方,最后我就跟摄制组的朋友们商量,把这个故事放到海南。”

      在海南,陆小雅做了很多调研和文字材料的阅读,一路上采访民工。“我这个人有点‘民工情结’,因为我知道在那个年代民工很不容易。在深圳的时候,我看到过民工线年代,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当时我还不知道‘人口红利’这四个字,那个年代的高楼大厦,改革开放后的所有建筑,都是他们的血汗筑成的,所以我在影片中强烈表达了这些民工的生活状态。我觉得影片的价值是把那个年代真正的生活反映出来,现在民工的生活条件比那时候好多了,但我们曾经有过那个年代,人们曾经那样生活过,这可能就是这部电影的价值。”

      虽然在海南待得时间并不长,但是陆小雅说自己做的采访非常多。“我会采访民工头,会进民工棚采访他们,也会去舞厅采访,还采访了很多很多中学教师,看了所有能阅读到的海南月报或日报。了解之后,我觉得那个地方更能够表达当时中国的那种躁动。”

      对于为何给影片取名为《热恋》,陆小雅说就是想表达人们眷恋生命,眷恋生活,“它不完全是恋爱的‘恋’。当然这里有恋爱,也包括海南的热土,人们眷恋这片土地,也就是自己的人生。当时想到很多,可能观众不一定会理解到那么多。”

      《热恋》在当年看哭了很多观众,陆小雅说影片表达了当时改革开放后,人们的心路历程,“女主角文洁非的婚恋、事业选择,我是想从这个角度反映那个时代。电影的最高层次的欣赏,就是找到自己,不管从事何种职业都应保有一个自由的心灵和独立的思想。”

      《热恋》中,范继原喜欢上了文洁非,虽然知道文洁非有男友,但仍热烈追求文洁非。有观众认为,对于一部80年代的影片来说,这样的爱情观很前卫,问陆小雅导演当时是如何考虑的?

      陆小雅表示,《热恋》故事不是完全地从一个恋爱的角度去看,“我觉得这个范继原代表了当时新生的一个阶层,这个阶层充满了欲望,我这个片子也是在表达人们在欲望面前两难的选择,这个问题到今天可能还有。”

      在陆小雅看来,文洁非面临选择问题,但是选择是很艰难的,“选择这个主题是一个永恒的主题,任何年代的人都可以去表达,但是会有不同的故事,不同的人物。因为一个人,他有目标,他有要求,欲望推动你进步,同时也可能会带给你堕落,这是两难的。在范老板这个人物面前,不能说他对或错,我们只能说他到底选择什么,他的未来又会怎么样。当然这个阶层的人到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他们的分化,他们已经走向不同的路了,但是这个人物在80年代确实是有一定的代表性,能够让很多人产生很复杂的感情。我也很理解、同情文洁非,她找不到房子,面临各种各样的窘迫,原来的男朋友不能帮助她。她作为女人也在试探另外一种生活方式,选择范老板也有一种功利的物质的满足。人生一辈子都在选择,在电影里我并没有批判她。我对她追求新生活还抱有一种宽容的态度,当然她也为她的选择付出了代价。”

      对于现在的年轻观众仍能喜欢并思考《红衣少女》《热恋》等作品,陆小雅很开心,“其实好的电影都是一个寓言,应该是跨越时间的。今天的观众能够喜欢我的影片,对我而言真的是最大的欣慰。”

      陆小雅的《红衣少女》和《热恋》都是根据小说改编,而在《热恋》中,有大量文学的元素,包括歌词用了徐志摩的诗,主人公会讲到《九章》、屈原等等。

      陆小雅称自己从小是一个文学爱好者,“因为家庭、学校的原因,所以酷爱阅读,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,可以说阅读量还是可以的。文学的积累,包括音乐、美术等等各个方面的艺术,都会给电影提供宝贵的财富。作为我个人,可能在这方面更侧重一点,就是由于自己的阅读,由于对文学的喜爱,在我的作品里这种表达可能多一些。我觉得一个好的文学作品,作家要有一定的生活储备,要对一个领域的生活有更深厚的了解,这样才能够写出好的作品。”

      陆小雅认为,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有限,电影导演、编剧,也不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去涉猎各个领域的生活。所以,借助于作家的原创作品,可以弥补自己在时间和精力上的不够,“电影导演、编剧不可能每部戏都能在原创中达到那么复杂和深厚,我自己就会想要借助于文学作品来重新改编,表达我在生活当中的一些想要表达的思考、感情、问题。”

      可是改编绝非易事,陆小雅认为首先要熟悉很多作家,要大量地阅读文学作品,才能选择到自己所需要的,“如果你想撞大运,当然也可以,但还是要了解。这是一方面,要加强文学的素养。”

      另一方面,陆小雅认为取得作者的同意之后,自己拿来改编,其实就是一个原创,等于是重新创作。“不是说我把这部小说这一段怎么改,不是的。我要讲述什么故事,我用了它一部分东西来表达我自己的积累、思考。有时候到后来我根本已经忘记哪些是小说的部分了,完全就是我自己的。但是我不能忘记那个原作家,这里还有个版权问题,我们要尊重。但是在创作中,我已经完全把它和自己的东西消化成一体了,你要明确自己要表达什么,而不是去受原小说的影响。”

      而对于经典作品,比如《战争与和平》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,或者《红楼梦》的改编,陆小雅的态度是要忠于原著,“那就不是说把它变成我自己的东西,改编可以有你的理解,有你对它的阐释,但是那个作品是经典,你得忠于它,这是不同的。”

      作为第四代导演代表之一,陆小雅也有“女性导演”的标签。对此,陆小雅说自己拍电影时没有刻意觉得自己是个女导演,要表现女性,“我这个意识很淡薄。”

      陆小雅说在80年代初刚拍摄电影,大家当时都在反思民族和时代的发展,“这些是让我思考的问题,那时还没来得及单独从女性的角度更多地考虑。”

      陆小雅认为导演的好坏不在于性别。男导演中有卓越的,也有不好的;女导演中有能驾驭大的东西,也有驾驭小的,“题材选择跟性别无关,只不过由于我们的生长环境更熟悉某些东西,可能形成我们对某一类题材的选择。”

      对于当前的电影创作,陆小雅认为分“一个是电影专业从事人员,要百花齐放,各有各的路子,互相不要排斥。另一个是观众,要培养一批有文化有修养对电影热爱的观众,靠我们的作品,也靠我们的发行放映人员。我们的体系还有很多需要调整的地方,这不是个人能够左右的,但是我期望电影的美好未来,因为我热爱电影”。

      81岁高龄仍活跃于电影创作前线,陆小雅导演依旧热爱着电影,她对青年影人建议道:“最重要的是热爱,你要全身心地热爱,为它你可以牺牲许多浮华的东西。而你从事这个行业也不是为了那些浮华的东西,你是为了当代,为了你生活的时代,为了你的亲人,为了你自己。多看电影,向前辈、向国外、向同龄人和同代人学习。谦虚、谦虚、再谦虚,别人的作品里总有你可取之处。最后,永远做有独立人格、独立思想的人,不盲从,不随波逐流,祝你成功。”

      对于年轻观众,陆小雅同样给出了建议:“艺术作品不一定会给你指一个明确的方向,但是它会让你去思考。从主人公的命运中,你自己去思考怎么样生活。我觉得人在精神和物质两重的选择中,最后还是要选择精神,因为这是永恒的东西。”